菜鳥集運自提櫃
首頁>菜鳥集運自提櫃>正文

從修道轉行醫,魏晉七代名醫世家為何終入仕

2021-01-0707:57:16來源:北京晚報

x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使用“掃一掃”即可將網頁分享到朋友圈

踟躕下山婦,共申別離久。為問織縑人,何必長相守。

這首題為《下山遇故夫》的詩被收入《全唐詩》,署名徐之才,注為“世次爵裏無考”之人。其實,徐之才是南北朝名醫,在《北史》中有傳,曾被北齊後主高緯封為西陽郡王,世稱徐王。

徐家七代以醫鳴世,徐王是集大成者。有學者認為,“十劑説”便是他的原創。“十劑”是方劑分類法之一,即宣、通、補、泄、輕、重、滑、澀、燥、濕,是中醫方劑史上的一座里程碑。

對於這樣一位有巨大貢獻的專才,後代學者竟“無考”,尤為可惜的是,徐王的醫學著作全部亡佚,反而是他未必擅長的詩被留了下來。到徐王的孫子一代,徐家不再以醫鳴世,七代家學至此而絕,體現出古代技術世家“以技以事上”的困境。

修道世家轉為行醫世家

據學者楊其霖的《東海徐氏醫學世家研究》(本文以下多處參考該論文,不再一一標出)鈎沉,徐家本東莞郡姑幕縣(今屬山東省安丘市)人,後徙丹陽(今屬安徽省馬鞍山市),仍以原籍稱,即“東海徐氏”(東海郡轄境在今山東省臨沂市南與江蘇省東北部一帶,與姑幕縣無關,東海或是東莞之誤)。

徐氏第一代是徐熙,西晉時曾任濮陽太守,“好黃老,隱於秦望山(在今浙江省紹興市),有道士過求飲,留一瓠蘆與之,曰:君子孫宜以道術救世,當得二千石。(徐)熙開之,乃《扁鵲鏡經》一卷,因精心學之,遂名震海內”。

此説近妄,但當時有“援道入醫”之風,許多名醫本是道士。陳寅恪指出,南北朝時道教世家有兩大特點:其一,原籍濱海,姑幕縣即如此;其二,取名不論行輩,多用之、道等字,恰好徐家後代中有徐道度、徐之才、徐之範等。

魏晉南北朝是中國氣候突變期,整體氣温下降約2.5℃—3℃,比今天低1.5℃左右,黃初六年(225年)八月,曹丕率水軍從淮河入長江,竟“水道冰,舟不得入江,乃引還”,這是史籍上首次出現淮河冰封的記載。相比於氣温下降,乾旱的影響更甚,北方草原生態系統崩潰,遊牧者大量進入中原,人口大流動引發疫病流行,當時不僅有“援道入醫”,佛家、儒家、玄學都紛紛入醫。

魏晉貴族好服食,而常用的“五石散”有毒,需專業醫生“發散”,這類醫生一要醫術精,二要有家世。徐家曾經當官,轉去修道,再“援道入醫”,最受貴族歡迎。

兩代入仕但並非高官

徐家第二代是徐熙的兒子徐秋夫,據説他“彌工其術,仕至射陽令”,擅鍼灸。

東漢時,醫分為醫經、經方、房中、神仙四家,黃帝學派與扁鵲學派相對應。司馬遷説:“至今天下言脈者,由扁鵲也。”“扁鵲言醫,為方者宗。”意思是,經脈理論、方劑出自扁鵲學派。可見徐秋夫所受家學,依然來自《扁鵲鏡經》。傳説曾有鬼患病,請徐秋夫鍼灸治療。

徐熙、徐秋夫兩代均入仕,但都非大官,這與南北朝初期巫風重振有關。

早期中原文明亦尚巫。殷商時,貴族教育以“敬事鬼神”和“孝祖”為主,巫覡地位極高;周代則重禮樂,巫被分為“巫、祝、卜、史”,走向專業分工;春秋戰國時,大量官巫轉向民間;漢武帝獨尊儒術,國家祭奠多被儒生接管,官巫日漸減少,多轉為民巫;東漢時,民巫攪動地方,特別是東漢末年黃巾起義影響巨大,從曹魏起,官方開始嚴禁民巫。

南北朝時,遊牧政權開始統治中原北方,特別是北魏的鮮卑人,尚未將巫術信仰納入到理性管理的序列中,致巫覡對最高決策影響甚大。

404年,北魏開國皇帝拓跋珪誤信薩滿巫師“有暴禍,唯誅清河萬民,乃可以免”,竟真的屠戮了清河一郡,甚至“常手自殺人,欲令其數滿萬”。409年,占卜者又説“有逆臣伏屍流血”,拓跋珪大殺公卿。拓跋珪辦祭天大典,也全用女巫,南朝政權對此極為反感,刻意將巫師、術士、醫人排斥在政治圈外。

從第三代起開始崛起

到徐家第三代徐道度、徐叔響時,徐家突然受劉宋皇室重視。

劉宋開國皇帝劉裕出身寒微,因軍功上位,最終代東晉稱帝。他的兒子、宋文帝劉義隆三度北伐,也長期在軍中生活。軍旅易生疫病,特別是南方軍隊,常遭瘧疾、血吸蟲病、鈎體病等侵襲,特別重視醫生。而北方軍隊缺乏相應的醫學資源,視南下為畏途,比如公元450年,北魏太武帝拓跋燾親自率軍南伐,怕喝江南水染病,竟用駱駝從河北運水到軍營,甚至連江南的鹽都不敢吃,自帶“鹽各九種,並胡豉”。

徐道度有足疾,宋文帝讓他“乘小輿入殿,為諸皇子療疾,無不絕驗”。宋文帝曾説“天下有五絕,皆出在錢塘”,“五絕”分別是杜道鞠彈棋、範悦詩、褚新遠模書、褚胤圍棋和徐道度醫術。

徐道度後官至蘭陵太守,徐叔響則潛心醫學著作,但全部亡佚。

徐家第四代有徐文伯(徐道度之子)和徐嗣伯(徐叔響之子),長期為皇家服務。劉宋皇室有遺傳性精神病,劉義隆以下,每代皇帝都曾發作。一次,後廢帝劉昱(473年—477年在位,前廢帝是劉子業)出門遊玩,見婦人懷孕,劉昱擅醫,説:“此腹中是女也。”徐文伯診斷為雙胞胎。劉昱竟要剖腹證明,徐文伯用鍼灸催生,果然生下兩個嬰兒。

劉宋滅亡後,徐家兄弟改為南齊皇家服務,徐嗣伯被史書稱為“事驗甚多,過於(褚)澄也”,褚澄也是名醫,在南齊任尚書。

徐文伯曾任東莞、太山、蘭陵三郡太守,徐嗣伯則不明,二人寫了好幾部醫學著作,也都失傳了。

徐家迎來了上位的機會

在第四代中,徐道度的兒子、徐文伯的弟弟徐謇移居青州,北魏慕容白曜攻佔青州時,徐謇作為戰俘,被送到首都平城,得到獻文帝重視。在平城住了27年後,北魏孝文帝在495年遷都,徐謇又到了洛陽。

徐謇受重視,因北魏從太武帝拓跋燾起,轉向抑巫崇道,最重要的推動人物是寇謙之、崔浩,二人均出身秦雍大族,本是五斗米道信徒。寇謙之整肅天師道成新道教,崔浩精通陰陽,提出順應天道的最好辦法是授民時、興功業,“巫醫卜祝之伍,下愚不齒之民也”。

444年,拓跋燾下詔禁巫,民間“私養沙門(佛教徒)、巫師及金銀工巧之人”,限期必須報官,否則“師巫、沙門身死,主人門誅”。485年,孝文帝拓跋宏又下詔,提出“諸巫現假稱神鬼,妄説吉凶,及委巷諸卜非墳典所載者,嚴加禁斷”。

北魏禁巫後,巫覡對政治的影響下降,也開始分工,醫的地位反而提高。徐謇因給孝文帝拓跋宏治病有功,被封為大鴻臚卿、金鄉縣伯。大鴻臚卿相當於外交部高官,秩中兩千石(比兩千石高一級,僅次於萬户),伯是第三級爵位。

到徐家第五代,徐謇的兒子徐踐繼承了父親的爵位,曾任建興太守,但遠離醫術。留在南朝的徐文伯之子徐雄任員外散騎侍郎,是安置老年官員的閒散之職。徐雄喜清談,得到貴族們的歡迎,史書上稱他“亦傳家業,尤工診察”。

徐雄有4個兒子,長子徐之才讓徐家走向最高峯。

會治病也能當王

徐之才5歲便誦《孝經》,8歲通《論語》,13歲便進了太學,被稱為“神童”,表明徐家已由道入儒。

525年,梁朝皇室、豫章王蕭綜投降北魏時,徐之才作為他的主簿,被推薦給北魏孝明帝元詡,“敕居南館,禮遇甚優”。到北方後,徐之才因“藥石多效,又窺涉經史,發言辯捷”,以致“羣賢競相邀引,為之延譽”,大將軍高歡將他調到晉陽,收為心腹。

高歡的兒子高洋篡位前,遭親信反對,徐之才説:“千人逐兔,一人得之,諸人鹹息。須定大業,何容翻欲學人?”是最早贊成篡位的大臣。高洋登基後,徐之才發現執政轉嚴,立刻辭去趙州刺史之職。

徐之才將自己定位為弄臣,“尤好劇談體語,公私言聚,多相嘲戲”。一次北齊武成帝高湛生智齒,問是怎麼回事,尚藥典御鄧空文説,多長了顆牙而已。高湛大怒,下令鞭撻鄧。高湛又問徐之才,徐之才祝賀説:這是智齒,聰明長壽的人才有。高湛大喜。

高湛有精神病,徐之才“針藥所加,應時必效”。570年時,徐之才已官至尚書令,封西陽郡王。歷代中醫名家中,他的官職應算最高。

徐之才的弟弟徐之範也曾任尚藥典御,總知御藥事。徐之才死後,他得襲西陽王爵。

徐家第七代人口甚多,但傳承家學的似乎只有徐之範的兒子徐敏齊,他入仕北周,北周滅亡後,又在隋朝任朝散大夫,不過從五品下。此後,作為南北朝醫學第一世家的徐家,似已無人繼承祖業。

多種原因致徐家棄醫

為什麼徐家後人不肯再當醫生了?

首先,徐家能崛起,因趕上空前的好時機。當時中原長期戰亂,傳統秩序被打破,此前想成世家大族,只有三個途徑,即以政治為途徑(外戚及權臣)、以文化為途徑(經學入仕)、以經濟為途徑(地方豪強),失序給技術人才帶來機會,湧現出許多醫學世家,如周澹和周驢駒父子、李修家族、王顯父子、崔彧家族等。

其次,徐家華而不實。表面看,徐家七代行醫,與皇家關係密切,但每代當官的僅一兩人,算不上是真正的世家大族。

其三,徐家成功不全靠醫術。除徐之才、徐謇外,徐家其他人均難稱仕途成功。二人能上位,因為都跳過槽,作為高官,徐之才幾無政績,作為皇帝近臣,頗有建樹。這給徐家留下負面經驗:會開玩笑、會結交權臣,比鑽研醫術有效。所以徐家逐漸放棄本業,轉向經學入仕。

其四,醫家的社會地位太低。以王顯為例,本是魏國名臣王朗(《三國演義》中被諸葛亮罵死的那位)之後,喜醫術(當時很多儒生通醫,比如顏之推),北魏宣武帝元恪病死時,王顯因治療無效,也被處死。徐家早在第四代時,徐文伯便“醫術高明,亦不樂以醫自業”,一有機會,徐家便會擺脱醫家身分。

從徐家浮沉,可見古代發展科技之難。徐之才寫過很多著作,《逐月養胎方》思想直通現代胚胎學、圍產學,此外《徐王方》《徐王小兒方》《徐王八代效驗方》(徐家僅七代,不知為何寫成八代)等,均稱鉅著 ,卻全部亡佚。在《本草綱目》中,輯錄了164條。

(原標題:七代名醫世家,家學為何難以為繼)

責任編輯:張元(EN003)

頭條菜鳥集運自提櫃

  • 北京高校:貼心防疫舉措守護校園安全

    確保學生順利完成學業任務,組織學生有序離校離京,“一人一檔”制定離校、留校學生信息台賬,保障留校學生學習生活……在北京聯合大學,一系列防疫舉措從學生實際出發,守護校園安全。

  • 熊孩子意外落水“鋼漢”衣服不脱就救起了人

    事後,孩子的父母買了食物上門感謝徐榮林。老徐再三説“不需要”。“但人家一再要把東西丟在我家,再推託就傷和氣了,我只好有情後補……”多年做不鏽鋼生意的老徐,説話就是這麼“硬錚”!

  • 更簡單明瞭!北京啓用新版地鐵站名英文譯法

    新版譯法更加符合通用的閲讀習慣,進一步提高了本市地鐵站名英文譯寫的規範化水平。市交通委將協調相關單位根據新版譯法,結合地鐵系統升級改造與標牌更新,逐步替換。

  • 北京地鐵四天共制止不佩戴口罩行為926起

    12月28日至31日,地鐵公司共制止不佩戴口罩行為926起,不規範佩戴口罩行為5642起。通過全網711台自助口罩售賣機日均售賣1000多個口罩,滿足疫情防控需要。

  • 記住每一朵翻騰的浪花

    歲月不居,時節如流。時間的長河穿過2020年的崇山峻嶺,向着2021年的方向奔湧而去。百轉千回,而又勢頭不減。

點擊加載更多

頻道推薦

  • 社會
  • 娛樂
  • 生活
  • 探索
  • 歷史
關閉 北青網菜鳥集運自提櫃客户端